掌上看吧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七章 硬骨头
  在斯卡拉那冰冷的眼神之中,张铁感到了他的愤怒,于是张铁越发的轻松起来

  "你觉得我们不敢杀你吗?"斯卡拉冷冷的问道,语气充满了威胁

  "你觉得落在了你们手上我还指望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吗?"张铁毫不退缩的和斯卡拉对视,"你们现在让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在于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东西,还想利用我来打击人族联军的士气,一旦你们的目的达到了,你们还会让我活下去吗!"

  "看来你什么都明白了!"

  "见多了生死,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别人会死,有一天我也会死"张铁淡然的说道

  "那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斯卡拉突然语气一转的问道

  "不错啊,这里有吃有喝,还有人服侍,作为俘虏能有这种待遇的应该不多!"

  "是不多,准确的说能有这种待遇的你还是第一个人,此刻在托克伊城中,这样的生活已经和天堂差不多了,看来优渥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让你的内心有所软化,也让你对赛内尔家族有了一些误会,开始怀疑起我们的能力来,在通常状况下,我们对于俘虏,其实还有另外一套撬开他们嘴巴,让他们软化和服从的办法,你想试试吗?"斯卡拉的眼神之中已经泛出骇人的凶光

  "求之不得!"张铁抱着自己的双臂,嘴角翘着露出一个讥讽的线条看着斯卡拉

  斯卡拉突然出手,快如闪电,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他的一只手指一下子就点在了张铁的左胸的心脏位置

  不要说张铁此刻的实力已经被封闭住,爆发不出来,就算张铁的实力完好无损,面对着一个级别超出他太多的高手,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想要躲开也不容易

  只是瞬间,张铁就感觉到斯卡拉的手指上一股冰冷的战气像刀子一样的从自己的左胸位置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那股冲入自己身体的战气像散乱的冰刀在自己身体内乱窜,乱割……

  在那巨大的伤害之下,张铁的脸色一白只是短短一分钟,一层薄薄的冰霜就出现在张铁的脸上,两股冒着寒冷白气的鼻血一下子就从鼻孔中流了出来

  斯卡拉用残忍的眼光看着张铁,那手指依旧抵着张铁的身体"现在的滋味怎么样?"

  "很……很爽……就像……就像吃了冰淇淋……"在那巨大的痛苦中张铁的身体颤抖着,那已经结起一层白色寒霜的脸上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咬紧的牙齿打开,"赛内尔……家族……就这点本事吗?"

  斯卡拉皱了皱眉头,张铁的顽强有婿乎他的意料之外,此刻张铁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他非常清楚,赛内尔家族的冰星战气在一个人体能翻滚的痛苦,已经达到了十二级的疼痛标准完全可以让人痛不欲生,和女人自然分娩生孩子的痛苦等级一样想不到张铁居然还能忍受和坚持

  "你想尝尝更厉害的吗,好啊,就让你尝尝!"

  斯卡拉说着,眼中寒光一闪,那在张铁身体中肆虐的战气瞬间收缩成一束,不断压缩,不断压缩,最后凝结成几根牛毛一样的细针,狠狠的扎到了张铁的心脏上

  "……爽……"张铁从牙缝间说出一个字,然后死死的看着斯卡拉,两只眼中一下子就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的脸色由白转红,只是十秒钟不到,一口鲜血就从他口中喷出,整个人往后一倒,就晕了过去

  张铁喷出的鲜血有些落到了桌子上,有些落到了斯卡拉的身上,都冒着寒气,很快的就凝固了起来

  斯卡拉站了起来,抖了一下衣服,张铁喷在他身上的那些鲜血都像碎冰一样的从他的衣服上扑簌扑簌的掉落了下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铁,拍了拍巴掌

  这栋庄园的管家纳瓦斯就像一条嗅觉敏捷的老豺狗一样,一下子从门口钻了进来,钻进来的纳瓦斯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铁,眼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然后才恭敬的对着斯卡拉鞠了一躬,"少爷,您叫我?"

  "这个人与托克伊城的蜜月期结束了,后面就交给你了,只要别让他死了就可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纳瓦斯舔了舔嘴唇,再次用歹毒的眼神看了一眼张铁,"全效药剂的制作方法,我记住了,这个……有些手段非常的有效,但用上了有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严重的损伤,这个……"

  "我说过了,只要别让他死了就可以,但也别让他对活着没有一点留恋,连反悔都觉得没有意思,这个人很顽强,也很重要,他的手上沾着赛内尔家族的鲜血,要处决他也只能由赛内尔家族的人动手,明白了吗?"

  "明白了!"

  "这里不能呆了,等天黑了,我会派人过来和你一起把他押到铁棱堡,哪里要更安全一些,也更适合关押他!"

  "啊,少爷,难道还会有人来救他吗?"

  "人族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