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妖帝心尖宠:逆天邪妃太嚣张 > 第24章 路遇孕妇(五更)
  那是瘴气,毒性极强,普通人吸入会当场死亡。

  “把避毒丹吃了。”凤幽月交代一句,抬头看向乌漆嘛黑的天魔森林。

  今天天色太晚了,按理说应该在这里休息落脚才是。只不过他们报名的晚,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怕是要赶不上比赛。

  经过一番商量,大家决定漏夜前行。

  小伙伴们在原地休息了半个时辰,吃了些干粮,再一次上路。

  进入天魔森林,四周变得十分安静。

  茂密的树枝挡住了月光,森林中伸手不见五指。

  大家纷纷拿出夜明珠,将脚下的路照亮。

  天魔森林内,大多是一些低阶神兽凶兽。虽然修为不高,但对于凤幽月等人来说,也是极好的历练机会。

  月黑风高,特别适合杀戮。

  小伙伴们从边缘地带一路杀进森林内部,收割神兽凶兽无数。

  一声长啸震天响,凤幽月浑身红光乍现,砍掉了三阶初段凶兽的脑袋。

  “最后一只!”她落回地面,擦掉脸上的血,“找个干净地方,大家睡觉!”

  大家将杀死的凶兽尸体处理好,把兽丹和肉收进空间里。

  之后,凤幽月寻了处干净安全的地方,准备安营扎寨。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足够大家休息了。

  凤幽月搭好帐篷,正欲钻进去。忽然,她的耳朵轻轻一动。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她问。

  大家停下手中的动作,屏息聆听。

  “好像……真有声音。”秋彤皱起眉,“有点像小孩的哭声。”

  郁晨摸了摸手臂,“深更半夜的,不会有鬼吧?”

  巧合的是,就在他刚说完有鬼,一阵冷风平地而起。

  郁晨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缩了缩脖子,警惕的环顾四周。

  冷风吹过,带来浅浅的血腥气,和小孩子的哭声。

  凤幽月站起身,这天魔森林乌烟瘴气的,怎么会有孩子?

  “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过来的。”凤幽扬指着前方。

  凤幽月握着噬天战戟,抬脚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

  “呜呜呜……”

  小孩的哭声越来越清晰,哭声中似乎还夹杂着‘娘亲’两个字。

  凤幽月和小伙伴们对视一眼,加快脚步。

  “你们看地上!”忽然,易渊惊呼一声。

  大家低头一看,泥土中竟然有黑红的血迹!

  血迹扩散面积极大,弯弯曲曲延伸到一个方向。

  凤幽月顺着血迹的方向走过去,然后停在一片杂草丛旁。

  小孩的哭声,就在草丛的另一边。

  “是谁?”凤幽月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开。

  小孩的哭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带着哭腔的话,“娘亲……娘亲……”

  凤幽月和云陌对视一眼,抬手拨开面前的杂草。

  夜明珠的光芒将黑乎乎的一片照亮,杂草的另一边,竟然是一个山洞!

  山洞的洞口处,躺着三具尸体。再往里看,一个看起来有三四岁的小男孩瘫坐在地上,在他的旁边,似乎是……一个孕妇!

  凤幽月瞳孔一缩,她警惕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抬脚走了进去。

  “你是谁?”她看着小孩,尽量放轻声音,“你怎么会在这?”

  小男孩脸色煞白,战战兢兢的看着她,双手死死的抓着孕妇的衣服。

  这时,秋彤他们也钻了进来。

  大家看到山洞里的一切,忍不住变了脸色。

  “我靠!这小孩跟四具尸体过了一晚上?!”

  “不是四具,是三具。那个孕妇还活着。”凤幽月说着,往前走了两步,蹲下身,“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这里?她是你什么人?你放心,我只是路过这里,没有害你的心思。”

  小孩子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一种难以拒绝的喜欢,特别是凤幽月放轻了声音,更是温柔的不行。

  小男孩抬起头,憋着两泡眼泪看着她,“姐姐,求你救救娘亲……”

  饶是凤幽月心是铁打的,被他这么看着也软成了水。

  她摸了摸他的脑袋,“别哭,这个给你玩。”说着,她把小梦梦抱出来,塞到他怀里。

  小男孩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娘亲又昏睡不醒,一根线崩的死紧。如今看到了可爱的小梦梦,他如同遇到了好朋友一样,死死的将它抱着。

  凤幽月挪到孕妇身边,快速打量她一番,然后捏住她的脉搏。

  片刻后,脸色一变。

  “不好!她要生了!”

  众人一听,都傻眼了。

  “生、生了?!”秋彤一脸懵逼,手足无措,“那我们该怎么办?天杀的,我没接生过啊!”

  她虽然出自药王谷,也见过几次接生,但从未亲自动手尝试过。不仅是她,司云、凤幽扬两个人对接生也都是纸上谈兵罢了。

  “别慌。”凤幽月面容冷静,语气沉着,“孕妇的情况不太好,先把她弄醒再说。秋彤司云,你过来给我打下手。凤幽扬和白符留下,还有上官玉梅若楠。其他人全部出去。”

  “你打算怎么办?”凤幽扬问。

  “先把人救醒,”凤幽月手中银光飞溅,银针精准的刺入孕妇的身体,“她必须恢复清醒,否则即便孩子生出来,她也保不住性命。你们两个,快去烧水,越多越好。”

  梅若楠和上官玉立刻行动起来。

  小男孩看着母亲身上刺满了银针,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姐姐,娘亲是要死了吗?”

  “不会。”凤幽月看了他一眼,“我不会让她死掉。你跟小梦梦玩一会,一会儿娘亲就能醒了。”

  “是呀是呀,”小梦梦连忙开口,挡住小男孩的视线,“我把纯金披风借你玩。”

  凤幽扬和司云飞快炼药,秋彤不住的观察着孕妇肚子的情况。凤幽月捏住孕妇的脉搏,输入混沌之气保住她的生机。

  “药好了!”司云捧着丹炉跑过来。

  凤幽月抓起一把丹药,反手塞进孕妇嘴里。

  紧接着,她的双手如飞,银针在空中连成一片虚影。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中的孕妇紧紧皱起眉头,发出一声呻吟。

  凤幽月以银针刺入她的人中,孕妇身子一抖,睁开眼睛。

  “契儿!”她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