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魂斗圣神 > 第十章 温润圆玉
  波纹一圈一圈扩散,一位玉一般的人物一步踏出,三寸?不,丈八大的一只脚丫子重重的踩实地面,刚站稳脚跟定睛一看,两条好比象腿的大腿圆滚滚直通腰肢,粗看之下此女哪里还有腰,更不用提肥厚绝伦的上半身了,她套着得体的宫装,只是这剪裁的料子想必并不少,露出的手腕轻轻捻着兰花指,如玉葱般白净的手指虽有些粗短却保养的很好,丰厚的关节凹陷着一个个深窝,丰厚圆润。

  她的面相却不差,云鬓打理的一丝不乱,天阁饱满地阁方圆,一双美目黑白分明清澈的似一弯清潭,柳眉轻扫鼻挺嘴翘,一见自是个美人,温润圆玉。

  “胖,不,长公主殿下。”

  黑衣卫中一人惊叫一声,赶紧单膝跪倒行礼,余下众人自也不敢怠慢,纷纷见礼。

  “你说我什么?”长公主殿下目光瞬间冷若冰霜,瞪着一双美目盯着脚下的黑衣卫。

  “我,我说的是长公主殿下”黑衣卫猛地大吃一惊,心知要糟,浑身不停的哆嗦慌不择言的答道。

  “哼,以为我耳朵聋了听不见吗?该怎么做不需我教你吧!”

  长公主殿下一声娇喝,黑衣卫士浑身一颤,提手连扇耳光,一边扇着一边还念念有词,呜咽道:“长公主殿下天生丽质,玉一般的人物,温润如圆玉,哪容得这张臭嘴,说了不该说的字眼,该打,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

  一通劈头盖脸的耳光,双颊立时红彤彤一片,长公主殿下突然“噗呲”一声笑出了声,美如圆玉的脸上两枚酒窝深陷,道:“够了,够了,赶紧住手吧!打坏了我妹妹可要心疼了。”

  “姐姐说得是哪里话,妹妹的人还不都是陛下的人,陛下的人可不就是姐姐的,下人们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姐姐罚了也就罚了,若是妹妹我惩罚起来,可不得像姐姐这般菩萨般的心肠,罚的如此的轻,一定重重的罚,愣着干嘛!还不赶快磕头谢恩,还想挨罚不是”西宫娘娘一声喝,黑衣卫赶紧就坡下驴,强行憋出一张笑脸,磕头谢恩。

  “嗨”长公主殿下轻叹了一声。

  娘娘自是看到了,问道:“姐姐为何事唉声叹气?”

  “还能有什么事,难怪我哥这么宠你,妹妹这张小嘴就是甜,若我是个男子定也会被妹妹勾了魂去”长公主殿下幽怨的道。

  “姐姐”西宫娘娘撒娇似的嗔叫了一声,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好了,好了,妹妹你刚才是在和谁置气,发这么大的脾气”长公主殿下问道。

  “还能有谁,除了新封的守殿尊者我还会跟谁生气,姐姐你来的正好帮我评评理,他身为守殿尊者继续主持这天途大会应当吧?为此妹妹我帮他带走扰会的小子,交由长老会处理就这么点小事,他却不依不饶的屡次三番的阻扰,姐姐你说我该不该生这气”西宫娘娘大声的喝道,似是生怕有人听不到一样。

  长公主殿下眉宇间浮现三根黑线,静心沉思了片刻,道:“喔!我记得新任命的守殿尊者是无晔圣尊吧?他虽出身寒门但口碑一向不错,否则也不会委以重任让他来此地看守,我想这中间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西宫娘娘妙目一扫,眼底泛起一抹寒意随即悄然隐去,婀娜多姿的走了过去拉起长公主的小胖手,撒着娇的摇晃,嗔道:“姐姐,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不帮我了,哪你妹妹受了欺负该找谁说去,谁又能替你这可怜的妹妹撑腰,不是只有姐姐你吗?”

  长公主殿下似是被摇晕了,无奈的连声道:“好,好,你那点小心思姐姐还是知道的,这样把人叫过来问问,若是实情姐姐也就替你做个主,不就是个娃娃吗?此地多得是,就算是送予妹妹又如何。”

  西宫娘娘眼底划过一抹喜意,头也不回对着声旁的黑衣卫士吩咐道:“去,请无晔过来。”

  黑衣卫士点头称是,刚想动一袭微风刮过,眼前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了。

  “无晔参见长公主殿下、参见秦娘娘,因神府松动魂力不稳,固无法以真面目示人,还望长公主和秦娘娘见谅”无晔抱拳一礼朗声答道。

  长公主闻言双睛一亮,惊道:“神府,不想道兄已经修炼到如此境地,神府悸动想必成神之路亦不远矣,如此还让道兄授此苦差真是万万不该,来啊!送无晔圣尊回洞府参悟,参天期间一切俸禄照旧,不,是双倍,道兄可还满意?”

  无晔赶紧忙施一礼,正色道:“多谢长公主美意,不过这好意无晔也只能是心领了,还是按照原来的规矩办就可,无需再多加一份。”

  “这,这是为何,是否道兄觉得不够,这好办在双份的基础上再加一倍,如此可好?”

  无晔摇了摇头,道:“长公主无晔并非是贪得无厌之人,既然领了这份差事必会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竭尽所能的做好差事,至于回去苦修,我看也大可不必,这成神之路到此以无可修,唯有静待时机方可水到渠成,大道自然。”

  长公主闻言犹如醍醐灌顶,浑身一颤,慌乱的向无晔行了一大礼,道:“多谢道兄提点,夜离记下了。”

  无晔似乎是点了点头,但晃动的实在厉害是与否不可而知,从旁看着的西宫娘娘似是愣住了,直等论道结束才晃过心神,眉宇间浮现三根黑线,深深的望了一眼无晔,移步向长公主悄悄的扯了扯衣袖。

  长公主还以眼色,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道兄夜离有一事相询。”

  “长公主所言之事无晔岂能不知,若长公主殿下索要的是其他的人也就罢了,但此子绝不可行,原因有三,一来此子乃是邪魂中人,若是成长起来必是养虎为患,二来此子心性残暴,就在刚才的骚乱中虽是受人以柄,但残暴的本性表露无遗,三,也是最为紧要的一点,此子所契魂灵乃是圣境妖魔,谁为主、谁为副尚不可知,但有一点却已初现端倪,此魂兽并不全权受控与主魂,甚至有可能取而代之。”

  一席话说得是有理有据,长公主立时眉头紧皱,扭头望了秦韵一眼,问道:“这些你可知道?”

  秦娘娘闻言一惊,慌乱的道:“不,不知,我怎会知道这些。”

  长公主也没多追问,反而将目光转向无晔,道:“依道兄看此事该如何定夺?”

  “我本不该多言但职责所在,既然长公主问了,我也就照实说了,此子不可留,杀”无晔斩钉截铁的喝道。

  “不行,不能杀”

  突然,秦娘娘大声的尖叫出了声。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