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不二臣 > 第153章 情动
  太微怔了一怔,过了会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回答她方才的问题。

  她笑起来道:“哦?这般说来,你带我上山,难不成是特地带我来赏花的?”

  时值盛夏,山下的花开得更多更好更动人,若是单单只为赏花,自然不必上山。太微心知肚明,但却像是没话找话,故意问了一通,又伏在栏杆上,向外探出手去折花。

  那花枝看似细弱伶仃却坚韧得很,她用指甲使劲掐了两下后依然纹丝不动。

  太微便叹口气,将手收了回来。

  薛怀刃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动作,不阻拦也不出手帮她一把。他的眼睛里写着探究二字,迟迟不褪。因这眼神赤裸裸毫不遮掩,太微便看了出来。

  她歪头微笑,天真少女模样一览无遗:“怎么,觉得我古怪?”

  薛怀刃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太微大喇喇将双臂一展,笑着道:“哪里不对?是胳膊不对还是腿脚不对?”她满口胡说八道,一脸毫不在乎,看起来是越发的奇怪。

  薛怀刃唇边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为什么带她上山?他也不知。

  那一瞬间,他看着她,便只想带她回来。

  山下的镇夷司、宣平侯府,明明也都冠着他的名,可对他来说,那些地方并不真的是他的。即便日夜出没其中,即便那里头处处都是依照他的喜好所建造安排的,他仍然没有归属感。

  “归属感”三个字,看起来很寻常,可真计较起来,却是那样的要命。

  他跟着义父,翻过笠泽去往夏国,又跟随夏人军队渡过笠泽回到了襄国,这一来一去,多年光阴弹指而逝,他却始终不知自己是谁。

  因为没有幼年时的记忆,因为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即便到了权倾朝野,手掌天下的那一天,他恐怕依然不会有任何的“归属感”。

  权势这种东西,握在手心里,并不能让人心安欢喜。

  反倒是这座山,这座宅子,却能让他心头平静。

  然而他为什么要带她上山来?

  太微身形一动,人便燕子般掠出长廊,往花海中去了。她立在树下,仰头向上看。这样的树,这样的花圃,都令她觉得熟悉极了。

  薛怀刃长腿一迈,越过栏杆,朝她走来。

  太微循声转过脸向他看去,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鼻子一酸,这眼眶就难以抑制地泛了红。

  他们当年究竟为什么要分开?

  明明没有任何争吵,明明没有一点怨恨对方。可不知怎么的,就是谁也没有办法再面对谁。撕下假面后,他们就好像成了两个陌生人,那些朝夕相对,同床共枕的日子,全部成了谎言。

  就连那个孩子,都像是假的。

  这凉薄无情的老天,这仿佛永世不息的惩罚,这让人方寸大乱、痛不欲生的情爱——

  他微凉的长指撩起裙衫,落在了她的肌肤上。

  太微背抵花树,战栗着搂紧了他。头顶上的花兜头落下,被带进舌间,一阵阵发苦。

  热切与焦灼,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

  她在他耳边轻声地呢喃着:“我很想你。”

  想到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日复一日地催眠自己不要爱他。可俗世红尘里的情,是能毁灭一切的毒,发作时绚烂而诱人,心性再坚定的人,也难以抵挡。

  她沉沦在这份绚烂之中,回应着他的吻。

  那只在她衣衫底下流连的手,令她忍不住轻声喘息起来。薛怀刃低下头去,在她锁骨下方落下了一个吻。

  太微浑身一颤。

  他的手滑进了她腿间。

  那让人发疯的泥泞,是情动的最好证据。

  二人的呼吸声都在瞬间变重了。

  太微的手指轻轻落在了他的腰带上,忽然——

  “主、主子……”

  夜风中传来了无邪的声音。

  太微脸色一变,连忙推了薛怀刃一把。薛怀刃冷着脸转头循声去看,在廊下看见了一盏灯。提着灯的人已经跪在了地上,背对着他们,将头垂得低低的。

  薛怀刃阴沉着一张脸,口气森冷地问道:“何事?”

  无邪听他声音听得喉咙发干,知道自己今夜坏了事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可又没有法子,只好硬着头皮回答说:“国师差了人来传话,让您即刻回府。”

  “义父?”薛怀刃微微一愣。

  已经整理好衣衫的太微闻言也是一惊。

  焦玄这个时候要见薛怀刃,是出了什么事?虽说落霞山距离不远,可到底是别院,薛怀刃今夜既然不在府里,那要不是出了大事,理应不至特地派人来落霞山寻他才是。

  太微不由蹙起了眉头。

  这时候,薛怀刃忽然回过头,眸色沉沉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抬脚朝廊下走去,三两步到了无邪跟前,也不叫他起身,只是道:“理由。”

  口气肃冷的两个字,像是一桶三九寒冬里的冰水,哗啦一下浇了无邪一身。

  无邪跪在地上,将头低得更下了些,直要贴到地面上才作罢:“小的不知,国师并未说明。”

  他先前找到了马后,思来想去半天还是决定不来蹚这浑水了,于是便策马回了府,可哪知才到门前,便撞上了国师派来传话的人。

  无邪压低了声音道:“传话的人只说是急事,请您立刻回去。”

  薛怀刃听了两遍回去,焉有听不明白的。

  他在建阳帝赏爵赐府之前,一直跟着义父居住,无邪如今口中的“回府”,乃是让他回国师府。而义父的性子他比无邪等人更加清楚,寻常之事,便是要紧,义父也不会派人来寻他回国师府商议。

  老爷子只会亲自跑一趟来见他。

  是以今夜的事,十分不寻常。

  “起来吧。”薛怀刃面色冷凝地道,“去门口候着,半刻钟后启程。”

  无邪得令,如蒙大赦,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提着灯朝门口去。一路上,他别开眼睛,连一眼也不敢多看太微二人。

  虽说天黑,灯也不甚亮,他并没有看见什么,可他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坏了什么事。

  也得亏是暗,这要是亮堂一些,他家主子还不得挖了他的眼珠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