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始皇歪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见薛老【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见薛老【下】

  “徐德正……”

  薛老一听“徐德正”三字顿时了然。作为和张满仓一起并肩征战的老战友,薛老对刘老医师与徐德正之间的仇怨自然是极为清楚的,尽管此时反应没有张满仓那么强烈,但心中仍旧愤恨不已。然而转念一想,薛老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在脑中思忖一番后不解道:“不对啊……纵然刘世医由此失了心智,但以徐德正之身手断然是敌不过刘世医的啊?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吧?”

  张满仓闻言不禁一脸苦涩道:“若是只有徐德正一人便好了!那我赵国岂不就此少了个心头之患?然而不幸的是,此次遭遇,和徐德正一起的有十余‘玄’人!”

  “嘶……”

  薛老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道:“如此说来刘世医仅凭一人之力经历了一场恶战!”

  “这是自然!当时徐德正虽人数占优,却并未讨得什么便宜!他和老夫账下一位两匹马将半数‘玄’人留在了那里!””张满仓说着,脸上的傲娇神色表露无遗。

  “唔?”

  薛老闻言不禁眼前一亮,随即问道:“那两司马现在如何?”

  “他替刘世医扛下了多数的伤害,差点丢了性命,此时正和刘世医一起在家中疗养。”赵满仓甚是肉疼道。

  “哦……”

  薛老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抚了抚斑白老胡,眼珠开始滴流乱转起来。

  张满仓见薛老似笑非笑若有所思猜出其心中所想,随即警惕起来,“老匹夫,老子来此是要和你共商王命,可不是让他娘的你来打老子的主意!”张满仓瞪眼骂道。

  “你为何如此空口污人清白!再者说了,昨日因为你的什么狗屁猜想,折了老子一个弟子,我他娘的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竟敢在我面前嚯噪!”

  薛老虽平素日里平易近人,但又并非一个任人拿捏、胆小怕事之徒,此时见张满仓在自己弟子面前如此让自己下不来台,顿时脖颈一红破口大骂起来:“姓张的,别以为老子军阶上低你半格儿就怕了你了!把爷爷我弄急了,别怪老子不配合你!你他娘的……”

  张满仓被薛老劈头盖面骂得尴尬癌都犯了,随即老脸一黑冷哼道:“薛嗣栋!你莫不是这么快就忘了吧?今日接王命,‘冥’已由樊程樊将帅全权节制,至于你配不配合已不打紧了……”

  张满仓的这番话差点没把薛老的鼻子给气歪了,指着张满仓跳脚大骂道:“你少他娘的用我王吓唬老子!今日老子定要与你去我王面前辩一辩,孰是孰非即可分晓!”说着,便要去扯张满仓。

  “哎……哎……”

  “他娘的……薛嗣栋!你这个薛疯子……给老子住手!”

  张满仓听薛老这么一说便知自己落了下乘,本想狐假虎威一把,哪曾料到踢到铁板上了:“哎哎……樊老弟,他听你的,你说说他!他……他娘的,有完没完了……”张满仓一边挣扎着一边对一旁的樊程说道。

  樊程甚是无语地看着两个老顽童在荒野之中没个正行儿拉拉扯扯,顿时觉得脑子一阵晕疼。

  “行了行了……”

  樊程朝薛老摆了摆手说道:“赵‘冥’弟子都是自幼精心培养而成的一支国家精锐力量!那两司马不过是个普通兵士,就算战力高于普通士卒,对‘冥’来说意义并非很大!你要他做什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把’冥’门弟子练精才是正事!在自己门下弟子面前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说着,便一把将薛老的手从张满仓身上扯了下来。

  薛老方才只顾着和张樊二人扯皮,竟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张满仓战甲上还未干透的血渍。“这血……”薛老看着手上的血渍脸色瞬间一变。

  樊程将薛老的手从张满仓身上扯开后又白了张满仓一眼讥讽道:“你可真没六儿!第一天认识他?你这不明摆着找不自在么!还有,我虽然再次节制‘冥’,但那也是明面上的事,等我带人潜入秦国后,‘冥’在国内与你配合全指望他了。真不晓得你脑子里在想啥?”

  张满仓被樊程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随即赶紧强挤着笑脸对薛老谄媚道:“嘿嘿,薛老弟,呃……方才老夫……呃,不对!方才老哥我……”

  “张将帅,你身上的血哪儿来的?”薛老挤着眉头问道。

  张满仓闻言,满是褶子的老脸突然一僵,然后便如泄了气的气球萎靡了起来。而薛老身后,一群“冥”门弟子门原本被这三个逗比好基友逗得差点没憋出内伤来,然而当薛老此话一出,“冥”门弟子们的脸瞬间冷了起来。

  “唉……”

  张满仓仰天长长地叹了一声,随后便将昨晚自己走后所发生的事情细细地给薛老说了一遍。直到夕阳西下,鸟儿归巢后,张满仓才住了口。

  张满仓语毕,在场之人无一人说话,只有四周的蛐蛐儿在不住地哼唱着。

  “那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薛老摩挲着手上早已干掉的血渍问道。

  张满仓回道:“今日来,就想验证一下,昨晚将秦奴救走之人和今早越潜城之人是不是一个人?还有,就是……”张满仓红着眼对薛老说道:“赵姬之子赵政是不是便是此人!”

  张满仓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所有人都觉得这种想法简直太扯,但却又无法反驳。过了好一会儿,樊程开口问道:“通过一朵小花来判定……反正我觉得不靠谱,倒不如直接去那桩子周围转转,兴许能从其留下的足记找出些蛛丝马迹来!”

  张满仓闻言点点头道:“也罢!如若可以,能捡到他们随身掉落之物则更好!”

  “嗯……”

  樊薛二人闻言均微微点了点头。

  且不说三人谈定后朝昨晚绑壮的桩子走去,其他“冥”门弟子则分散开来在周边搜罗。待三人躲在离桩子不远处的地方盯着一个孩童般脚丫的足迹发呆时,一个“冥”门弟子手里攥着一小块儿布头急慌慌地赶了过来。

  “师父,弟子在小道里发现了这个……”说着,便把布块儿递给了薛老。

  “嗯,去吧!”薛老接过布头儿回道。

  “嗨!”

  这位年轻弟子领命后便飞一般地消失不见了。

  薛老摩挲着布头口中喃呢道:“衣的下摆处,还是后面……想必是昨晚慌乱逃窜时被灌木丛枝刮掉的吧……”将布头递给张满仓后,薛老颇有意味地看着张满仓说道:“这布头你可拿走,回城后直接往那赵政小儿的衣服做对比便是!”

  由于张满仓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赵政衣襟处,至于后摆则毫无印象,伸手接过布头,张满仓的脸没有因此而有丝毫轻松,反而越发凝重了起来。

  薛老看着张满仓欲言又止,然而思量片刻后便轻声问道:“若这布头真是赵政身上的,你准备怎么办?”……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