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始皇歪传 > 第六十九章 徐德正,死!
  其实赵政大可不必就此现身,他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跟在这六人后面一番侦察。然而怕节外生枝、中途有变,赵政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赵政的突然出现让六人为之一愣,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眼前的小男童究竟是如何悄无声息地遛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

  “仓哴!”

  四把铁质短刀一一拔出,四名黑衣人甚是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男童。

  “小娃娃干什么的,为何在此出现?”其中一名黑衣人冷冷地问道。

  赵政闻言指了指腰间的柴刀回道:“呃……砍柴呀!”

  “砍柴?”

  赵政的回答让徐德正六人不约而同眉头一皱,他们知道,此地附近根本没有村落,就是有也早已废墟一片。领头男子将赵政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后开口问道:“小娃娃,你哪个村的,爹娘呢?”

  “小子家住城里!”

  “唔?城里的……”

  赵政的回答让徐德正一行人脸色微变,“那你爹娘呢?”领头男子追问道。

  “爹爹出远门儿不在家,娘在家!”赵政回道。

  “哦……”

  领头男子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赵政思忖片刻继续问道:“你怎么没和你娘在一起,你娘现在何处?”

  “娘在家!”

  “唔?”

  “邯山上的柴不耐烧,娘说城南密林中出好柴,所以小子就独自跑来看看。”

  徐德正一行人听赵政这么一说,不禁为一个六岁孩童能有如此胆魄赞叹不已,然而这种感觉仅在心中一闪而过,众人便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嘶……此处距离邯郸城怎么说也有二十里,一个屁大的孩子可能吗?不对,这小子在撒谎!”

  想到这里,领头男子冷笑道:“呵呵……小友可真是好脚力啊!想必没少干跟踪别人的勾当吧!”

  话毕,领头男子手中的秦短刀已经指向了赵政。

  领头男子虽素日里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且又是第一次到他国办事,但其见识却并不算少。他知道,传说在东海之上有个海岛,岛上多侏儒。这些侏儒阴狠奸诈,喜假扮孩童祸害华夏诸国。此时领头男子以为赵政便是这海外侏儒人。

  赵政抬头看了看悬在自己脑袋上空的秦短刀,甚是淡然地“嘿嘿”一笑然后回道:“你们是秦人吧?”

  赵政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怔,随后都神情慌张地盯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神秘男童。

  “你到底是谁!”领头男子阴着脸质问道。

  “小子赵政!”赵政拱手回道。

  “赵政!嘶……你是赵政!你娘难不成便是赵姬?”

  赵政闻言没有回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领头男子一听眼前的男童是异人之子赵政,原本冷峻的脸庞竟然瞬间狂热了起来,似乎瞬间将海外侏儒之事抛之脑后了。

  领头男子扭过头来对徐德正一脸狂喜道:“哈哈哈……徐老,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

  “唔……像!的确是像!哈哈哈……”

  领头男子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赵政的小脸儿一边甚是兴奋地念叨着。

  赵政见领头男子反应如此强烈,心中不禁惊叹道:“我去,不会真让赵姬妹子给猜中了吧!这些人是自己人?嘶……我去,那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一想到上午被自己所杀之人极有可能是自己老爹派来的,赵政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呃……那个……”

  就在赵政想要开口说话之时,领头男子将秦短刀一收,两眼炽热地盯着赵政说道:“嘿嘿……赵政小友,老夫正要进城寻你呢!”

  “哦?”

  赵政听领头男子这么一说,随即问道:“你们找小子何事?是不是爹爹派你们来的?”

  “派?”

  “哈哈哈……”

  徐德正听赵政这么一说先是一愣,紧跟着原本干裂的老唇不漏痕迹地咧了一咧,其余五人则不约而同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派?小子,你他娘的还真把你爹当回事儿了!以为你老子是谁?你也不让你爹撒泡尿好好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其中一个黑衣人一把揪住赵政的衣领,如同拎小鸡子一般将其提到半空,随后恶狠狠地谩骂道。就在黑衣人拎着赵政谩骂之时,其余五人则满眼戏谑地看着。

  “妈的!老子竟然失算了!”

  看着眼前这面带不善的六人,赵政不住地在心中暗骂道。

  “哼,小子!老子正要去城里寻你呢!你倒是自己先送上门儿来了!呵呵……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领头男子用手拍了拍赵政的脸颊,然后面目狰狞道。

  “你是谁!”

  赵政闻言心随之一沉,随即冷若冰霜道。

  “老子是谁?哼!老子让你这个小野种死个明白,老子便是日后的秦王!”

  说到这里,领头男子眉宇间满是对王权的极度渴望和狂热。

  “咳咳……公……公子,咳咳……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屁孩啰……啰嗦什么!利落些,我……我们得快些离开……离开这里!咳咳……”

  倚靠着树干的徐德正见领头男子和赵政浪费口舌,随即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声。

  领头男子听徐德正这么一说,将短刀再次指向赵政面目狰狞道:“小杂种,不是老子非杀你不可,老子要让你那废物爹知道,秦国王座岂是他这种卑贱之人所能坐的!去死吧,小子!”

  话毕,原本指向赵政的秦短刀被领头男子高高举起。

  领头男子的话让赵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赵政看来,如果真如此人所说是因和异人争夺王位而专程来赵国谋杀自己,那么也犯不着大费周折将夏无启的女儿掳去。

  “不对,这里面肯定还有隐情!”赵政在心中思忖道。

  短刀此时已经高高悬起,赵政随时都有可能人头落地当场暴毙。

  就在领头男子即将用力朝赵政脖颈处劈砍时,突然只听得将赵政拎起的黑衣人一声闷哼,随后便“扑通”一声倒地不起。

  原来就在领头男子想要发力劈砍之时,悬在半空中的赵政毫无征兆地朝黑衣人的下体踢了一脚。由于这一脚寸劲儿极大,使得黑衣人瞬间丧失了战斗力。而就在黑衣人倒地刹那间,赵政借力一个后空翻,随即安然落地。

  赵政脚尖刚刚触地,只觉得面门前一阵微风吹过,随后,几缕头发便飘飘荡荡落在了脚下。

  赵政见状被吓得脖颈一阵儿地发凉。见领头男子对自己痛下杀手,赵政顿时杀心四起!

  “妈的!”

  在心中恶狠狠地骂了一声,紧跟着,腰间的柴刀便被顺势拔了出来。

  “去死吧!”

  随着一声冷喝,赵政朝着领头男子的腹部就是一刀,刀速极快,竟然使得领头男子没能及时格挡防卫。好在赵政的柴刀长度实在有限,从而让领头男子侥幸躲过一劫。

  领头男子见状吓得满头大汗,脑海之中再次展现出海外侏儒人的传说来。而一旁的黑衣人,除了那位倒地不起的,其余人无一不备赵政的手段惊得目瞪口呆。

  “他娘的,老子是不是中计了!”领头男子在心中喃喃道。

  就在领头男子短暂失神之际,赵政抢先一步往领头男子怀里一钻,随后带着破风声的柴刀便狠狠地捅进了领头男子小腹之内。

  由于小腹被袭,领头男子不自主地躬起了身子。赵政见状将刀柄一松,随后雨点般的寸拳便毫不浪费地打在了领头男子心窝之处。

  赵政此时虽然穿越到异世成了小儿身,却全盘继承了前世的一切。因此赵政此时拳头虽小却力度极大,拳拳到肉,直打得领头男子痛彻心扉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噗!”

  随着赵政最后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领头男子心口处,领头男子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随即应声倒地不省人事。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的瞬间完成,其余四人还未反应过来,领头男子已经因心脏爆裂而死。

  将柴刀从领头男子小腹缓缓拔出,赵政极为漠然地看着惊恐万分的其余四人。

  “既然你们想让老子死,那么还是先给老子趟趟路为好!”赵政虚眯双眼冷冷地说道。

  看着赵政手中那占满鲜血的柴刀,徐德正的身体竟然不自主地剧烈抖动了起来。

  “原……原……原来你……你……”

  徐德正话还未说完,竟然被赵政惊得一口气没上来一命呜呼了!

  赵政没有理会已经断气的徐德正,微微抬起眼皮瞟了其余三人一眼随即冷喝道:“你们到底是谁?绑架夏无启千金有何目的!”

  仅存的三人虽然同样面带怖色,但是互相看了一眼后竟然将手中的铁质短刀往自己脖颈处一搭自我了断了。

  “我cao!”

  赵政千想万想没想到这三人竟然会如此决绝地选择自裁,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上午死在自己手中的那五人。

  “嘶……这些人来赵到底有什么阴谋?干嘛要掳夏无启的女儿……”

  赵政知道,领头男子给自己所说的并非他们来赵的真正目的,然而思前想后,纵然绞尽脑汁,赵政仍旧毫无头绪。

  “妈的,算了,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赵政甚是郁闷地摇了摇头,随后持刀慢慢悠悠地朝徐德正挪去。

  “老家伙,别装死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死,老子送你一程!”

  “啊!”

  随着稚嫩话音落下,一声犹如来自炼狱的惨叫声在密林之中传播开来,久久不肯散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