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始皇歪传 > 第四十五章 壮,杀人了!
  赵政毕竟是个未来人,对于像张奎这样的人其实很是同情。尽管如今他的身份是嬴政,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的同样是邯郸人的血、赵国人的血。所以对于张奎,赵政其实是心存感情的,是并不想痛下杀手的。

  赵政指了指柴捆说道:“张奎……呵呵……这捆柴你要真想要的话,这些你都可以拿走,权当交个朋友!”

  由于汉语的继承性和自身的努力,此时的赵政不比两个月前,已经能说出一口极为地道的赵国话。

  张奎闻言一愣,他没想到以前“一根筋”的秦国野小子挨了次打后竟然变得如此会来事儿。心中有些烦闷的张奎想起了仍旧蜷缩在地的壮,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然后冷笑道:“呵呵……你现在倒还挺识相!”

  “啊!”

  这一脚正好踢在了壮的软肋上,壮顿时惨叫了起来。

  “他娘的,你这人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啊!”

  赵政看着捂着腰满地打滚惨叫的壮,顿时火冒三丈骂了起来。

  “你个小杂种,你说什么?你他娘的活腻了!”

  张奎之前哪里被赵政骂过,如今吃了一回瘪,尽管没有人看见但是还是觉得面子上很是挂不住。顺手从柴火堆里抽出来一根藤条,闷头就向赵政的身上抽了过去。

  伴随着灌木藤条的破风哨响声,一条通红血印赫然出现在赵政的脖颈上。尽管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儿结结实实地抽了一藤条,但是并没有给赵政带来什么杀伤力,然而这一藤条却彻彻底底地激怒了本不想下杀手的赵政。

  赵政看了看仍旧停留在自己脖颈处的藤条,原本虚握的拳头渐渐变紧。就在赵政要出狠招秒杀张奎的那一刹那间,让赵政和张奎意想不到的的一幕突然上演了。

  “张奎,你他娘的欺人太甚,你死去吧!”。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地吼叫,原本蜷缩在地上的壮不顾此时身上的剧痛极为艰难地站了起来,随后便不管不顾地朝张奎扑了过去。

  精神上已经接近于疯狂的壮骑在张奎身上,一记记重拳就那么狠狠地砸在了张奎的脑袋上。张奎哪里挨过壮的打,一时间便被打蒙了,没过几分钟就那样毫无反抗地被壮活活儿用拳头砸死了。

  一旁的赵政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唯唯诺诺的奴隶竟会干出在这个时代里如此出格的事情来。他居然杀人了!他为了自己,居然暴怒到杀人!赵政震惊之余心中满满的感动。

  只要是生物,一旦被压迫、欺凌到一个节点就会爆发。就会有反抗,更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用拳头疯狂地将张奎砸死在自己身体之下,可见壮对张奎痛恨至深。

  壮疯狂的举动让赵政为之一凛,他自然知道壮的所作所为全是因为自己,同样,他也知道张奎在壮疯狂打击下已气绝身亡。

  “好了、好了,他已经死了,别打了,小心脏了自己的手!”赵政低头看着已经气绝的张奎对壮淡淡地说道。

  “什……什么,死……死了?”

  前一刻还在不停猛揍张奎的壮,这一刻却彻底地呆住了。

  壮并不是想杀死张奎,他也没有那个胆量,他只是一时急火攻心丧失理智罢了。看着身下脑袋已经血肉模糊的张奎,壮的脸瞬间煞白如纸。

  “小奴……小奴……呜呜……小奴杀人了,小奴居然杀人了!”壮吓得失声哭了出来。

  赵政自然能够理解壮此时的心情,毕竟在这个奴隶是没有任何权利可言的的世界里,奴隶杀人本身就是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件。

  “壮,别慌!有我在,你怕什么?一个人渣而已,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赵政轻轻拍了拍壮的肩膀

  壮觉得此时赵政给字说这种话纯属就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也不去理会赵政,只是一味地嚎啕大哭着。

  “别哭了!你这样哭下去非得把路人招来不可,到时候咱俩都得玩儿完!”赵政面色微怒,低声喝道。

  壮听赵政这么一说,赶紧强忍住哭声不住地低声呜咽着。

  赵政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蹲下身子捡起张奎用过的那根藤条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真的,我有办法,只要你信我。”

  “公子,您虽然在秦国是贵族,但这里是赵国……呜呜……您寻常日子里自身都难保……”壮呜咽道。

  壮的话说得并不客气,若换成别人,世代为奴的壮会被对方给活活儿打死儿无人问津。然而赵政对于壮的话却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壮其实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

  赵政知道,信任和相信是两码事儿,就眼前的情况,任何的话对壮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张奎,又看了看周围两米多高很是密实的芦苇荡,赵政低声说道:“那是在城里,而这里是城外!壮,别忘了,有这么密实的芦苇荡做掩护,就算人站在城墙上也很难发现咱们,知道不?”

  说着,赵政用手中的藤条指了指周围的芦苇。

  “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原本还在哭哭啼啼的壮听赵政这么一说,赶紧追问道。

  赵政问道:“你听我的么?”

  壮闻言点头道:“这是自然的,以前小奴也是听公子话的!”

  壮的话音刚落,别在赵政腰间的青铜短刀已经被赵政握在手中,只消眨眼功夫,张奎心口洞开,鲜血直流。

  这是赵政一贯的习惯,也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得来的宝贵经验。对死尸进行补杀,已经成为了他处理敌人死尸的一个潜意识。也因为这一习惯,之后赵政没少给自己惹麻烦。

  由于青铜短刀刀刃上没有放血槽,因此当赵政将刀刃完全没入张奎心脏处后,整个青铜短刀便被死死地“卡”在了张奎体内。为了不让鲜血直接喷溅在自己身上,赵政只好骑在张奎身上用力慢慢往外拔着。

  “天……天啊,公子……你……在干什么!”

  反过神儿来的壮被赵政的举动吓得魂飞魄散,不禁大声惊呼了起来。

  “嘘……”

  赵政见壮大呼小叫,赶紧做了个收声的手势。

  “你小点儿声!要是把人招来了,咱俩都得死!”赵政煞有其事地吓唬道。

  壮本就胆小,被赵政这么一说便立刻闭上了嘴,只是满面惊恐地看着骑在张奎身上慢慢拔刀的赵政。

  “公子,你……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残忍啊?”壮怯弱弱地道。

  赵政“正色”道:“事情已经成了这样,如果不确定他是真的死了的话,你觉得他要是醒来咱俩还有活头儿么?“

  “这……”

  被赵政这么一说,壮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点壮是完全没有想过的。

  “可是……可是公子方才不是已经确定他死了么?”壮不解道。

  赵政只是笑了笑没有回话。当青铜柴刀被拔出之后,赵政扭头对壮轻声说道:“壮,来搭把手儿!咱俩一块儿把这小子扔河里喂鱼,来个一了百了!”

  “不行!”

  听赵政这么说,壮立刻将头摇成了拨浪鼓状。壮指了指不远处的河水说道:“要是把他扔河里就冲撞了河神了,河神会让张奎变成水鬼来惩罚我们的!公子……事已至此,咱俩还是把他埋了吧。这样……这样小奴也能心安一些……”

  赵政闻言不禁啧啧舌,他倒是不信什么河鬼巫神之说,但是一想到原本清澈、美丽的河流就这么被一具死尸给污染了也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

  “唔……”

  “土葬……可是咱俩也没工具啊!呃……要么这样吧,咱俩也别管他了,过些时间他的家人自然会找来的。这样的话也能给张魁留个全尸,你看如何?”赵政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思忖了片刻然后低声说道。

  对于壮来说,此时的他犹如和赵政绑在一起的蚱蜢,事到如此,壮也只好答应了赵政的提议。

  “嗯,也只能这样了。只要这个时候没人发现我们,那么以后就算有人发现了张奎,那么他们也不会想到是我们干的!”紧皱眉头,看着张奎的尸体,壮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思考与抉择。

  听壮这么一说,赵政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对壮说道:“能想清楚这点自然最好!“

  此时已是上午,太阳早已高高地悬挂高空。赵政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知道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下去随即对壮轻声说道:“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长话短说。我这就回家,而你就当没事儿人就行。以后但凡出来捡拾柴火我都会出城来找你,今天的事儿千万不能走漏了风声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懂吗?”

  壮闻言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住处耳语告诉赵政后,二人便就此分道而别。

  为了以防意外,赵政并没有直接回城,出了芦苇荡后又在邯山上转悠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儿已散得差不多了这才扛着自己的“战果”步履匆匆地朝城门走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